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印象上虞
肖金后街拾趣
2013年02月04日 14:42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通讯员 阮佳波 记者 楼丽君 文/摄 编辑: 沈丹

  从市区东站出发,有两路公交车可以通向肖金。一路是上虞—东关—道墟—肖金,另一路是上虞—道墟—肖金(走人民西路)。走人民西路的车子虽然行程快,但不如经过东关的那路车可以看到更多的景致。

  当东关车行至济生桥,折北前进,我们能看到在宽阔的浙东杭甬运河边上,新修粮仓整齐划一,米黄色墙体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若是正赶上有大型的货轮在粮仓码头装卸粮食,你定会在刹那间感受到大水乡的不凡气场。

  再往前,坐在车窗里就能看到不同角度的称山,细细品味,皆别有风味。慢慢地,车子会盘入称山脚跟的马路,之后的路越来越窄,不一会儿就到了肖金车站。我们循着老街慢慢往西走,一户人家刚好开着门。老人坐在门口晒太阳,老人家里的白墙上画着一幅四尺见方的《中国四邻》图。地图中央是一只通红的雄鸡,标注着中国,周边的邻国土地都是白色的,除了写着国名,也一个个标注了首都的名称,海洋则是用蓝色涂料染的。

  从地图褪色的情况猜测,这幅地图的“年龄”必定不小。而这幅地图的作者,就是门口端坐着的董先清老人。他于不惑之年在墙上画下了这幅地图,如今他已86岁高龄。提起当年为什么想到作这一幅壁画时,董老笑着说:“那时候公社响应号召,开展‘墙上开花’运动。我记得那时候墙上画像必须‘老年像黄忠,青年像武松’。我当时是小学老师,我想是不是可以画一下中国和四邻的图画。”

  这么大一幅画,想必花了老人不少工夫。董老却说:“也就几个钟头的辰光。直接画上墙壁自然不好把握,当时我想了一个办法,先在透明的塑料纸上依着课本上的地图画出一幅同样大小的地图来。然后将这幅地图放在手电筒前面,当手电筒打着光的时候,原先塑料纸上的线条就被清晰地投射在了墙上,我就将各个国家的轮廓描摹到了墙上,这样可以保证比例的协调以及形状的准确。”

  我们连连称赞董老的妙招,他则不住地摆手。除了这幅地图是他的作品,他还指着隔壁屋子的门面说道:“那副对联也是我写的。”顺着老人的指向,只见对联上写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不是鲁迅先生的名言吗,为何会作为对联书写在这上面?墙上还有很多字画,我们逐一打量,终于明白:此处是鲁迅先生的大姨妈家,是浙江绍兴府会稽县啸吟大有堂台门,鲁迅先生小的时候,经常来此处玩耍。

  据董老介绍,道墟、东关、长塘等如今的部分虞西地区,在早先的行政划分中都隶属于绍兴,肖金也不例外。因此,肖金也多少有点儿水乡的遗风,小桥、流水、人家成了这里不可或缺的构成元素。光说肖金的桥吧,见龙桥、友爱桥、啸唫桥、东桑桥、胜利桥、石家桥……由东往西,老街河上的桥俯拾即是,都安详地横卧在河面上,将原本被河道划开的生活空间又结实、紧密地缝合起来。

  我们继续前行,在东桑桥头看到一块《重修东桑桥碑记》刻石,通碑近六尺高、三尺宽、半尺厚。石碑造型完好,底部基座尚存,但碑文大多数已难以辨认。只觅得有一行碑文如是所言:“桥以木为梁,以石为梁”,中间隐约推断是表时间的词语,许是讲述了这座桥的变迁。

  据2006年出版的《上虞古桥》记载:东桑桥原有三孔,每孔三条石梁,南、北桥台干由条石砌筑,各有十一档石级踏步,全桥由双侧石巴掌竹(木)扶栏……据估计,这大概是清代重建后的样子。东桑桥所在地叫东桑村,老街河的西首又设东桑港。村庄、码头皆以桥得名,这从一定程度上也昭示着东桑桥的历史地位。

  东桑桥和其他一些桥在岁月长河中都曾显现过它们勇于担当的价值,只是由于各种原因,这些桥一度破败。近来,当地对这些桥进行了全面修复,修缮后的桥统一了风格,统一了用料。而在水运交通日渐式微,陆路交通逐渐发达并取代了这一地区交通主导地位的今天,不便通车的石拱桥都统一被抚平成与南北路面齐高的混凝土平板桥,这在如今看来更为便捷与实用。幸运的是,在与老街河分叉的另一条河道上,我们还能看到一座保存完好的石拱老桥——镇金桥。

  镇金桥之所以能够保存至今,这与肖金贸易中心的转移有着极大的关系,镇金桥一头连接着肖金的鸳鸯街。这条街是后街之前肖金的老商业中心。鸳鸯街虽然又短又细,但当时在街上天天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据桥头理发店老板娘阮徐香回忆,老底子鸳鸯街两边全是各种店面,多的时候,连镇金桥两侧的桥台上也全是周边赶来的小商贩,行人几乎难以自如来往。阮徐香和丈夫陈玉龙当年结束了支工、支农,便借着自己家优越的地理位置,开办了南货店,生意一度兴隆,他们借势还买下了隔壁的一间店面房把生意做大。鸳鸯街上见证过繁华的还有街边残余的壁画、漆红的关公殿,以及临河每隔数十步的河埠头和拴船用的石孔板。

  可惜鸳鸯街的小格局注定难以容下新时代的大发展,“后街”者居上,自然而然地将鸳鸯街边缘化。阮徐香的店也不得不通过自身转型改为理发店以求得生存,一家三口全都学习理发技艺,成为了鸳鸯街至今唯一尚存的商店。近几年,理发行业也面临了巨大的冲击,乡镇村的理发店都经受了彻底的洗牌,这对阮徐香的理发店的打击是巨大的。

  时至今日,除了一些上了年纪的忠实客户,以及出生婴儿百日剃头,店里已经很少有生意了。阮徐香和儿子常常伫立在店门口,久久地凝望。理发店里的格局几十年来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里面传出《五女拜寿》的越剧唱腔,有着明显的时代烙印。如今,我们也只有在石板的光滑中去玩味那曾经熙来攘往的繁华,看似表面宁静的石板,其内心是否还在回味久违的接踵而至的打磨?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200026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2001281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