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印象上虞
渔家渡村里传承的修缮
2013年03月20日 13:17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通讯员 阮佳波 记者 楼丽君 文/摄 编辑: 沈丹

  渔家渡是一个隐匿在小舜江边的小村庄,从市区汽车东站乘坐汤浦公交车到达底站,还需要乘三轮车前往。一路上农舍、青山相对而出,乡间小路划开了金黄色的田野。

  三轮车的突突声不住地应和着初春田间的劳作之歌。当我们正望着远方的永元秀塔发呆,车子却已经到了舜渡桥前。江边桥头,翠竹掩映。舜渡桥跨越了小舜江,也是古村落渔家渡与外界互通的“大门”。三轮车顺着下桥的斜坡,载着我们越滑越远,渔家渡的故事就这样研磨开来。

  春光明媚,本是个万象更新的高兴时候,渔家渡村的董水根、董林娟夫妇却一直愁眉不展。春日的暖阳,一束束如从不虚发的箭矢,从辽阔的苍穹射下,稳稳当当地扎到修缮中的董家祠堂瓦楞上、石堆上、梁木上、竹跳板上、脚手架上。这个尚未完工的祠堂,是夫妇俩多年来一直没能圆满的心事。数年来,董水根夫妇俩的日子全都围着祠堂的修缮而过,他们年复一年地出工、筹资、四下奔波,为此倾尽了所有。

  未修缮的心事

  丈夫董水根平日里做活挣钱,里外张罗的事儿就几乎全落在妻子董林娟一个人身上。由于没有上过学,大字不识一个,董林娟甚至连捐款人的姓名和款额都需要捐资人自己书写在一个本子上,做账和公开账目的时候还需要请做老师的亲戚来帮忙。她说:“既然人家相信自己,就一定要凭良心把它做好。”董林娟夫妇现在还住在村中矮旧的小木楼里。“我们家就这样,但我们已经下了决心要把董家祠堂修好。这也是所有的董家后人的心愿。”

  坐落在小舜江畔的渔家渡村,是一个历史底蕴丰厚的小村,是上虞董氏的集聚地。从有据可考至今,董氏已经在此繁衍生息570多年了。董氏一族在历史上人才辈出,其中最为“耀眼”的当为董玘,弘治十八年乙丑,董玘举会试第一,廷试赐一甲第二(榜眼),官至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

  村中立有“会元,世科”、“榜眼,绣衣”两块牌坊,均为两层单间、青白色石构造,相距40米,分东、西而立。据董林娟介绍,原先同一条小路上坊表还有不少,后因小路西首的小舜江修筑护堤,临江近的牌坊无奈被拆除。渔家渡村内的其它历史遗存也因年代久远而无迹可寻。现留存下来的两座牌坊到如今视为珍贵,并已经用钢结构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加固。但要将原本已经倒塌的三进董家祠堂重新修建,远比牌坊要来得复杂。

  董林娟老旧的房子墙边堆满了她从村子里到处收集来的、祠堂旧时遗留下的石墩。按夫妇俩的打算,这些都将被修建进祠堂里去,回到它们本该坚守的岗位。只是石料一层层堆积至今,董林娟的心事也一直挤压愈厚,难以化解。修缮的资金一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往往是筹到一点,修一点,但后续资金总是出现断层,修缮进程又不得不被迫中断。没有稳定而专用的资金,仅靠夫妇俩挨家挨户地筹集,对于整个修缮工作而言,实在杯水车薪,入不敷出。

  “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在家里实在撑不下去了,又辛苦,又委屈,年也不能好好过,只能在家里哭。没有钱,外债又欠满一堆,怎么办?我们实在进退两难……”董林娟难过地回忆道,皱纹的触角已经伸展到了她脸上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已经迈出去了几步,哭完了也只能继续硬着头皮上。几年下来,他俩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点儿积蓄。“只要祠堂能修缮好,就当是这几年我们没有赚。但总归还是干了一件心安理得的事情。而且村里人能做些水泥活、木匠活的,出工的热情也比较高,也有的村民会捐些钱,也亏得他们肯帮忙。”这些帮助虽然不算多,但还是给董氏夫妇一个莫大的安慰,让他们知道并不是孤军奋战。

  但仅有的财力、人力对于修缮而言依然举步维艰。我们在现场看到,在原先三进的格局上,第一进的戏台在尽数收罗了材料后已经修补出戏台的大概形状,接下去需要对其做进一步的完善和装饰。

  “戏台的柱子是留传下来的石狮子,但是戏台顶上的龙凤呈祥砖雕已经找不到了,我们只好从建筑材料市场找来烧出的陶瓷饰品给它替代上去,总算有个样。”第二进的地基上已经竖立起钢筋笼,等资金到位后进行浇筑。祠堂的第三进,前不久刚刚建造成新式二层小楼,作为村老年活动室即将对外开放。

  希望的擦拭

  这几天农闲的时候,董林娟就擦洗着原来镶嵌在祠堂墙壁中被厚厚的石灰涂盖的两块石碑。从上面已经能辨的字迹中,我们大概能拼凑出一段乡邻保护宗祠用地的故事,讲述了对宗祠用地侵占行为的惩治办法,并由绍兴府立碑警示。

  文物这种东西,懂的人当宝,不懂的人当草。散落在乡村的文化遗存更是挣扎在“存”与“毁”的边缘,岌岌可危。而恰恰就是这么两位极其普通,没有受过任何文化教育的人,凭借着自己的情感和热忱,做了一件特别文明的事情,并把它当做自己的终身事业来看待。文化的价值因人而异,利益的短视者永远掂量不出它们的厚重,而珍视它们的人往往又会心如刀绞。尤其是宗祠,当不能延续之时,一定会有一种血脉割裂般的疼痛。

  我们陪着董林娟一同清理了一阵子碑文,更多的内容被我们解读出来。周围的老一辈对碑文的内容也是一知半解,更多的是猜测。听了我们的讲述,不住地连连点头,颇为满意。

  董林娟笑着直言警示碑上、戏台楹联上面的字她都不认识,只知道继续用沾湿的抹布小心拍打碑面,怀着一颗敬畏之心细细地扣拨石灰,让石碑上所有的文字重见天日。她说:“这些都是留下来的好东西,我们得保护好它们,让后来人可以看到!”

  为此,夫妻俩每天都如此虔诚地守望着。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200026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2001281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