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印象上虞
人间四月天,梅坑踏春好时节
2013年04月18日 11:14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见习记者 陈黎超 文 记者 刘盼 摄 编辑: 沈丹

  还有什么比踏春更适合这个四月,或采撷山间那不经意的映山红,或扛把锄头寻找竹林中萌动的笋尖。近日,我们来到天然森林氧吧——下管洙凤梅坑山,感受春的气息,寻访当年知青们上山下乡的印记。

  梅坑的水,春水碧于天

  从城区沿着百悬线行驶一个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丁宅乡大石埠自然村,静静的管溪水在脚下流淌,此时的路变得蜿蜒曲折,只容得下一辆小车通过。路上人烟稀少,伴着鸟鸣声,我们来到野山水库。

  在这里,我们真正领略了白居易笔下的“春来江水绿如蓝”。静静的春水一碧如洗,好似与周围融为一体,树影清晰地倒映在水中,旁边的芦苇似乎成了天然屏障。最触动人心的是她的那抹绿,那么沉静,那么幽蓝,若看水中的自己,仿佛会觉得这些水能读懂人心,直抵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小桥流水人家”是许多游客对江南城市根深蒂固的印象。梅坑的水,与其说她婉约,不如用灵动来形容更为贴切。那些从天而降的飞瀑,那一泓泓清泉,那一汪汪深潭,无一不是灵动的精灵。她们或从高处而下,或在一个地方汩汩流动。如果掬一捧在手,会在掌纹间感觉到它们的流动。山水带着它们的体温,飞快地奔流而下,许是春风要带它们去往另一个地方吧。

  梅坑的山,青山眉峰聚

  梅坑的山,对于不经常爬山的人而言,第一感觉是高。据洙凤村党总支书记周小牛介绍,梅坑最高的笃落竖冈(相传因山势陡峭故俗称)海拔有708米,是仅次于覆卮山的上虞第二高峰。

  车子行驶到杉树湾便无法前行,我们开始徒步上山。脚下的落叶沙沙作响,眼中尽是层次分明的绿色,墨绿、翠绿、带点嫩黄的绿……像儿时画水彩画,先描好形状,然后按照自己想象,拿不同种绿色的彩笔给大山穿上衣服。眼前的梅坑,不就是层层叠叠的水彩画吗?

  白云穿着山峰而过。正如宋代王观《卜算子》中写的:“山是眉峰聚。”每座山峰的“眉形”各不相同,然而组合在一起后,不免勾起游客那一探究竟的心。梅坑的山,除了高,还有点险。尽管从山脚到山顶都有路,但跟大多数山路一样,狭窄又有碎石,特别是当遇到那些被溪水打湿的山路,则会又湿又滑。

  梅坑的人,他日盼君至

  徒步行走40分钟后,犬吠声由远及近。同行人群中有人欢呼起来:“有人家了!”走近后,发现一位农妇正在水潭中洗笋。她抬头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走了那么多路累了吧,要不要先喝口水?”

  农妇说,儿子已经在城里安了家,可她还是舍不得这个地方,所以一有空便回来挖点笋,做点农活。“这条路走出去得两小时左右,我得抓紧干完手头的活,三点半好接孙子放学。”她爽朗的声音似乎让梅坑的天空更开阔了些。

  梅坑的人,淳朴而又勤劳。一番攀爬后,我们到了山顶的人家。院里挂满了笋干,有整颗的,有笋煮干菜;房前的山地上,还有几株茶树。男主人穿着已经洗白了的中山装,一见我们就笑盈盈地招呼着大家坐,拿出茶杯,用山泉冲泡了自家种的茶叶。那雾气氤氲的热茶,一下子消散了我们将近两小时的疲惫,甘甜从味蕾直达心房。

  主人留我们吃中饭,菜色很简单。茄子、笋、青瓜,还有那灶台铁锅上煮出来的饭,配上他家自酿的腌萝卜,让我们唇齿留香。饭后,院子里的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让人一下子忘记了时间。

  据介绍,梅坑种有毛竹3000亩,这些是村民主要的经济来源。除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外,梅坑也是上世纪70年代初知青驻扎的部落。那时,曾有36名知青在这里搞茶叶生产,在田间地头劳作。到现在,还有知青或者他们的后代过来寻找当年的足迹。“我们希望借助这些自然和人文优势,开发旅游经济,带动村民增收。”周小牛说。

  是的,梅坑是个好地方,她像块璞玉,恬静悠然、不经雕琢。在这个诗情画意的四月,不妨来这里感受下别样缱绻温柔的春天吧。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200026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20012814号
##########